欢迎访问泰晤士报,英国社会忠实的记录者

泰晤士报 > 新闻 > 牛津新冠疫苗获批在英国使用, 教育的力量可以让世界更美好

牛津新冠疫苗获批在英国使用, 教育的力量可以让世界更美好

本篇文章1576字,读完约4分钟

牛津新冠疫苗获批在英国使用, 教育的力量可以让世界更美好

 

当地时间30日,由牛津大学科学团队研发的新冠病毒疫苗已获准在英国使用。该疫苗是继辉瑞疫苗之后,英国政府批准使用的第二种新冠疫苗。曾几何时,全世界像现在这样迫切地需要医学上的突破,或者渴望科学的胜利?在寻找一种有效的抵御Covid-19疫苗的过程中,医学界面临着有史以来最紧迫的挑战,我们理应为现代科学的英雄们喝彩!

 

Keith Burnett爵士 英国学习集团主席,

​曾任牛津大学数学和物理科学系的负责人

牛津疫苗获得批准的消息不仅对牛津和英国很重要,它对整个世界都很重要。牛津大学与阿斯利康公司合作的一个关键因素是共同承诺在全球大流行期间以非营利方式向中低收入国家提供疫苗。这项科学上的胜利将有可能挽救数百万人的生命,并使我们重新拥有在这场流行病期间被剥夺的许多自由。

 

公众对医学突破的了解往往局限于孩提时代的教科书故事。我们知道Alexander Fleming偶然发现了抗生素,也知道Edward Jenner对人类牛痘脓液和天花之间联系的观察帮助他发明了天花疫苗。有一种倾向认为,改变我们世界的伟大科学和医学故事总是偶然的、出乎意料的。

 

 

的确,好运是有用的。但大规模开发药物需要实验室、技术人员、制造商和那些足以承担大规模财务风险的公司共同协作。虽然有时只需启动众包公共科学的“小船舰”,但研发一种可以大规模快速生产的疫苗却不是其中之一。为此你需要的是一支国际层面的科学军队,需要其可以部署自己的资源以及调动与在其领域内的将军的关系。

这一成功的关键是一个当初作为国际学生来到英国的人,John Bell教授,牛津医学院的教授。每天我都会经过他在牛津的办公室和我家街道尽头的大学医学研究院。今天我们庆祝Jenner研究所疫苗学教授Sarah Gilbert研制的疫苗获得批准。

 

这一天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学术界和工业界的全球合作。牛津大学与各大制药公司有着密切的联系,科学家们建立了一个全球性的制造网络,一旦第一个成功的结果出来,就准备采取行动。随着印度加速大规模生产疫苗,全球科学和制造将使疫苗的交付成为可能。

 

然而,我们也应该赞扬那些很久以前为这一拯救生命的成就奠定基础的人。牛津大学非凡的科学能力承诺将改变世界的健康和生活,这一切都归功于一位从未在其大学学习过的牛津居民的远见。William Morris是一位白手起家的商人,他热爱医生的陪伴,后来成为纳菲尔德勋爵(Lord Nuffield),他将通过资助医学会的主席来资助自己的家乡大学,这将改变其医学研究。在20世纪40年代支持丘吉尔的战争努力之后,纳菲尔德勋爵的贡献再次证明在我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刻至关重要。约翰·贝尔成为了第一位纳菲尔德临床医学教授,他在全球范围内为我们全体员工的健康服务。

虽然疫苗不能带回我们失去的亲人和那些为了我们的照顾不惜一切代价的人,但它将使我们能够恢复在我们的城镇、国家和世界各地行动的自由。老一代会毫无畏惧地抱着孙子。学生们将周游世界学习和交朋友。疫苗不仅能拯救生命,而且对我们的经济至关重要,同时也能为就业、未来和生命带来巨大冲击。

 

作为一名牛津大学的科学家,我也必须对我们这个时代的英雄努力表示敬意,他们频繁往来于世界各地和这里。我庆幸牛津实验室是真正的国际化,是来自EU、印度和中国以及英国的科学家的故乡。

医学是真正无国界的,为他人服务的本能是普遍的,而不是民族主义的。有些事情单靠国家是做不到的,它们需要真正的国际合作。当这场对抗感染的战斗的故事被写下来的时候,它将有它的英雄过去和现在-他们将激励着Jenner, Nuffield,Bell, Gilbert和世界各地的大制药公司的制造商,他们将会带回我们的自由。(文/Keith Burnett 图/Study Group提供)

相关阅读:

泰晤士报本文标题:牛津新冠疫苗获批在英国使用, 教育的力量可以让世界更美好    
 地址:http://www.tlfptw.com/xinwen/20201231/28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