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泰晤士报,英国社会忠实的记录者

泰晤士报 > 教育 > 罗伯特·普尔(Robert Poole)的学术新书探讨了19世纪英国土地上最血腥的事件

罗伯特·普尔(Robert Poole)的学术新书探讨了19世纪英国土地上最血腥的事件

Robert Poole\'s new academic book explores the bloodiest events on British soil in the 19th century

本篇文章1375字,读完约3分钟

彼得卢(Peterloo)是19世纪英国土地上最血腥的事件
1819年8月16日,40,000人聚集在曼彻斯特听演讲
他们毫不挑衅地遭到曼彻斯特约曼时代的袭击 

 

彼得卢:英国起义

彼得卢(Peterloo)是19世纪英国土地上最血腥的事件。1819年8月16日,超过40,000人聚集在曼彻斯特市中心的露天场所圣彼得球场,听取了赞成进行议会改革的演讲。

在没有挑衅的情况下,他们遭到曼彻斯特Yeomanry的攻击,然后被第15轻骑兵的骑兵击倒。

十八人死亡。近700人受伤。一个人的鼻子被马刀干净地割开了,另一只耳朵的耳朵被带到了口袋里。

这是一场大屠杀,在它的百年纪念中,它应该被记住。尽管对于普通读者来说,罗伯特·普尔(Robert Poole)的学术新书的前几章可能太详细了,但他对当日事件的描述令人印象深刻,值得广大读者关注。

对于曼彻斯特的工人来说,1810年代是巨大的经济困难。他们将改善改革的希望寄托在国会改革上,那一天成千上万的人是最著名的改革倡导者。

亨利·奥特·亨特(Henry'Orator'Hunt)是一位绅士农夫,但他也是一位令人着迷的演讲者,也是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之一,他们的“肺部力量足以应付大型户外会议的边缘”。

对于许多工人来说,他是一个灵感,他穿越曼彻斯特街道到圣彼得场的旅程就像是一个皇家步伐,但对地方治安官而言,他却是一场噩梦。他们几天前写给内政大臣的信中说:“正在酝酿一些令人震惊的起义。”

人群很平静,听从了亨特的指示,“没有其他武器,而是自我认可的良心”。但是地方法官担心即将发生的革命。

他们采取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愚蠢行径,逮捕了亨特(Hunt),将其交给了该镇残酷,备受恐惧的副警官约瑟夫·纳丁(Joseph Nadin)。纳丁不是胆小鬼,但他可以看到他和亨特之间的人群。他说,没有军事援助他就无法进行逮捕。

消息传给了曼彻斯特Yeomanry的部队,他们在圣彼得场外的一条街上等待。队长命令他们的人拔剑。“然后,他们鞭策他们的马,狂奔地疾驰而去。。。好像他们疯了一样。

某些Yeomanry在喝酒方面显然更糟。一个人“很难坐他的马,他是如此醉”。

用普尔的话说,他们已经“蹄上沾满鲜血”:在途中,他们撞倒了一个年轻的母亲,怀里抱着一个两岁的孩子。那天晚些时候,男孩死了。当Yeomanry试图开辟一条道路以便Nadin到达Hunt时,混乱爆发了。

一位记者后来报道说:“我看到骑兵冲锋前进,手里握着剑。”

“四面八方发出悲惨的哀叫,如此巨大的生命群的可怕冲动,妇女刺耳的尖叫声,以及男人的the吟和处决。”

Yeomanry开始感到恐慌。治安官现在命令第15轻骑兵驱散“暴民”并营救Yeomanry。d病恶化了。一位记者写道:“人们被数百人摔倒并疾驰而过。”

几分钟之内,和平示威就成了战场。上面布满了帽子,帽子,帽子,披肩和鞋子。。。被践踏,撕裂,流血”。

根据改革者塞缪尔·班福德(Samuel Bamford)的说法:“仍然有几堆人类跌倒,压垮和窒息。其中一些仍在吟-其他的眼睛凝视着喘着粗气,而另一些则再也呼吸不到。

正如罗伯特·普尔(Robert Poole)所指出的,两个世纪以后,仍然有可能对彼得卢(Peterloo)感到愤怒。

“这并不是控制人群的笨拙做法。这是一场暴行,需要解释。”

他的书正是这样做的,确切地阐明了如何允许发生当天的可怕事件。

 

相关阅读:

泰晤士报本文标题:罗伯特·普尔(Robert Poole)的学术新书探讨了19世纪英国土地上最血腥的事件    
 地址:http://www.tlfptw.com/jy/20191007/218.html